16.献祭(1 / 2)

“想走?”杨海眼神一冷,挥手间,两柄灵器落到两具分身手上,寒声“杀!”

噗嗤

两具抱丹后期的分身瞬间冲入人群,犹如狼入羊群。

“储……储物戒指……中……中……中品灵器?”赵弘直接惊呆了,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。

抱丹后期对上纳元境,根本没有任何悬念!

配合着手中的中品灵器,那些纳元九重的武器就如豆腐一般被轻易切断,连同被切断的还有他们本人。

分身没有情感,只有命令!

抱丹后期,杀起这些纳元九重的修士就如同切菜一般,顷刻间便被屠杀殆尽。

那葛心也就举起附满罡气的长剑抵挡住片刻,就被分身意见切做两半。

庭院里,十具尸体全部残缺不全的躺在地上,满地的红白之物。

杨海皱了皱眉,他还是第一次杀人杀的如此多,如此残忍。

“叽叽”

孙天则是直接翻出混元棍,跳到石桌之上,一脸兴奋。

“呕……”

赵弘更不堪,直接呕吐起来。

他畏惧得看着只是皱了皱眉头的杨海,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。

院落外,赵正谊三人静静候着,突然听到院内一声大喝“撤!”

“大哥,你看我说的没错吧,才这么一会英卫便将他们擒住,何须如此劳师动众。”

赵正山笑道。

赵正谊一直严肃的脸也缓缓舒展开来“小心点总没错的。”

“这次得到灵器,大哥你抱丹中期巅峰的实力更是如虎添翼,即便是抱丹后期,也有一战之力吧?”赵平也有些兴奋起来。

“不错,赵家的灵器一直被老祖和太上长老们把持着,即便是家族前十的长老也没有,面对我的灵器,他们和赤手空拳没有区别,抱丹后期又如何?”

赵正谊自信道。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大败抱丹后期长老的景象。

只是这几人左等右等还不见葛心他们出来,那葛心自从喊出了一声“撤”之后,再也没有了声息。

紧接着,浓浓的血腥味自院落中传出。

“不好了!”赵正谊三人对视一眼,连忙动身朝院落里走去。

一进门,入眼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,七零八落。鲜血流满了整个院子,花池,一直流到他们脚下。

“该死!”赵正谊被眼前的而景象气得老脸通红,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这两个字。

赵正平和赵正山也被惊呆了好一会。所有尸体没有一具完整的,大部分都是连人带武器被切成两半,有的甚至都来不及抵挡就被拦腰斩断。伤口平整,全部是一剑致命。

好强的实力,好锋利的武器!这绝对是灵器!

“三位,一直在外面等着看戏,怎么样,可还算满意?”杨海起身,隔着一个花池,和门口的赵正谊三人遥遥对峙。

“这些人都是你杀的?”赵正谊一脸阴沉的看着杨海,语气中充满着刻骨铭心的仇恨。

这些英卫全部是不是家族弟子,而是他们在外面挑选的,所有人都是从修为全无的人被他们培养到现在。

每一个人,他们花费的就不止三百颗灵石,可以说,他们几乎把大部分家底都砸在这些英卫身上,只是这一下子就损失三分之一。

赵正谊如何不怒,如何不恨!

杨海没有回答,在他身后走出两名黑袍人。

抱丹后期!还有他们手上的灵器,那是中品灵器!?

赵正谊瞳孔骤然一缩,不仅是他,赵正山和赵正平全部被惊的连连后退。

三人相视一眼,尽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骇然!

同时他们的脚步同时缓缓向后迈,已经准备走了。

笑话,两个抱丹后期,还有中品灵器,不走,只能等死。

中品灵器就算切下品灵器也和下品灵器砍普通武器一样简单。

他们连一柄灵器都没有,现在武器不如人,修为不如人。至于人数,就算三个抱丹中期面对一个抱丹后期也只有逃的份,对方两个抱丹后期,他们根本就不够看。

“想逃?”杨海盯着三人,眼中掠过一抹杀气,只有杀了一定数量的人,才会带上杀气。

一旁的赵弘被杨海身上所散发的杀气所摄,不禁打了一个冷战。

抱丹期,灵力流转全身,他们的身体无论是灵活,还是耐力虽然比不上修行者,但是却比普通人强上太多。

“分头走,向爷爷求助!”

几乎是在分身动的一瞬间,赵正谊三人也动了,一蹬地面,整个人倒飞出院落外。

看到那两个抱丹后期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战意全无。

这个时候,只有去找他们的爷爷,也就是坐镇在此的太上长老方赵飞龙才行。

“公子,他们三人都是太上长老的孙子,若是杀了,我们必定和太上长老是不死不休局面了。”一旁的赵弘见杨海还要将赵正谊三人杀掉,顿时焦急道。

赵家二十年的生活,对家族长老的畏惧早就在赵弘脑海中根深蒂固。尽管明知道赵正谊三人不会饶过自己,但是见到亲眼见到三位长老间接的被自己所杀,他还是有些慌乱。

“你还不明白吗,自从他们知道你有灵器的时候,他们与你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。”杨海淡淡的看了赵弘一眼,有些失望。

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赵弘还在天真的想着能够缓和解决。

赵弘见到杨海眼中的失望,羞愧的低下了头。

“啊……大哥,为我报仇!”院落不远处,陡然传出一声绝望的怒喝,旋即就是噗嗤一声。

这是赵正山的声音。

赵弘听到这声音,身体不由一颤,头更低了。

“大哥,为我报仇!”又是一声绝望的声音,这次是赵正平。

他们三人分头逃跑,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死了两人。

如果说死了两名优秀弟子只能在整个赵家泛起一朵浪花的话,那死了两名长老,绝对会在赵家掀起滔天巨浪。

“二弟,三弟!”

赵正谊一双眼睛已经通红一片,但却头也不敢回,飞一般的逃着。

即便如此,他还是能感受到两股越来越近的强大气息。

那两个黑袍人已经转而过来追他了。

这里是赵家一部分优秀弟子的居住区,赵家为了照顾优秀弟子的**,每间院落都隔着几十米的距离。